如何创新利润?串串香加盟给出了5个方法论!

2021-01-22 13:02:25 成都市轩货餐饮管理有限公司 35
     串串香加盟分享给餐饮朋友“企业的三大定律”:头一定律是科斯的交易成本定律。所有工作都是降低两个成本——降低外部交易成本,降低内部交易成本;第二定律是德鲁克社会职能定律。即企业能够生存,总是因为我们对社会有用,我们不能成功,往往是自己如何在更成功上想得太多,在到底有什么用上想得太少;第三定律是熊彼特的创新利润原理。我们讲创新,一定是围绕五个创新的方法论来一条一条的摸排和思考。同时要认识到只有创新才能获得利润,没有创新,只能领社会发给企业经营者的管理者工资。为什么经营企业也要“遵纪守法”?我们用了三个“正”:正心术,立正学,走正道。面对今天经济周期、政策的变化,周围环境的变化,我们总是处在忧虑、疑惑和恐惧当中。怎么样才能够做到不忧虑、不疑惑、不恐惧呢?怎么样才能始终走在正道上呢?我认为,要始终服务于最终目的,随时回到原理思考。我们经营企业为什么会出问题?是因为我们在应该如何赚钱上面想得太多,在企业到底能为社会干点什么上想得太少。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企业,这就是天理;你想挣钱,这就是人欲。把人欲控制住,你就能洒脱,就能简易,就能成功。所以,我们做企业都要遵循《企业三大定律》。

      我们有没有做过世界上只有一个企业的试验?做过,那就是计划经济时代。计划经济时代全国只有一个企业,起初大家认为这样效率很高,成本很低,结果内部交易成本的提高,高到了国民经济要崩溃的地步。我们曾经出现一个思维叫“平台战略”,说是迈克尔波特的模型已经过时了,再不用平台战略你就out了,结果这个思想没说几年,平台也out了。现在又到了一流的企业做生态的时候,但是生态发展到致极不就是计划经济又重新出现了吗?还真有企业家出来说了,“大数据能够让我们实现计划经济。”对此,有经济学家出来哀叹,“我们花了巨大的代价才获得这么一点小小的常识,但过了几天好日子又全都丢光了。”所以说我们为什么需要不断地回到常识?就是因为我们总是会忘记。为什么我要把这个交易成本定律作为企业的头一定律?因为企业的经营工作,就是降低两个成本:对外市场的工作、品牌的工作、营销的工作,要降低外部交易成本;对内,我们天天搞组织变革,要搞合伙人制,要搞各种绩效考核,设想各种内部管理,这是要降低内部的交易成本。所以我们一切的行为都可以归结为成本的降低,包括颠覆式的创新,都是为了要实现30%以上成本的降低。所以每个人都要从成本的角度去理解你所做的一切工作。

      企业是社会的器官,为社会解决问题。一个社会问题就是一个商业机会,一个巨大的社会问题就是一个巨大的商业机会。所以你要看你到底解决了什么问题。从头一定律我们看到,社会是目的,企业是手段,企业是社会降低交易成本的手段。第二定律我们依然看到,社会是目的,企业是手段。当社会出现问题,有的问题要靠政府解决;有的是需要企业解决。你要建立一个企业,就要想想你到底能解决什么问题。一个企业的基本宗旨不应该是创造赢利,而是创造客户。然而,企业必须创造赢利,如果忽视赢利,后果将是灾难性的。成功的企业营销者应该满足社会所需,这也是符合商业伦理的。企业要赚钱,企业要获得利润,怎么获得利润?有,且只有一种方式——那就是创新,创新是一定能够获得利润的渠道。经济本身是不会发展的,经济发展是经济以外的现象带来的,这个现象就是企业家的创新。什么叫经济本身是不会发展的?因为经济的本性就是循环往复,能循环过来一圈就行,是不会自发向上发展的。只有出现了企业家的创新,才能往上。而且企业家的创新不是单个出现的,而是云集式的一波一波出现的,出现一波就带来一轮经济的增长,他用这个来解释经济周期这个现象。我们现在说技术创新、管理创新、经营创新、营销创新,如果这样谈创新的话,就变成无边无际了。

      只有创新,才能够获得利润,因为商品的价格总是会无限的趋近于成本。现在你就可以切己体察,你的企业赚的到底是创新利润,还是管理工资?很多企业说“年年难过年年过”,因为社会就是这么运转的。由此我们又看到,拿管理者工资有没有意义?我们在做企业的时候,总想着做性价比,无限的向成本趋近,这样有没有意义?竞争总会把你逼死。你只有提高自己,只有创新,获得创新的利润,才能继续良性的循环。什么叫企业家?他说企业家就是创新的状态。什么意思?他说我们一生当中只有很短暂的几年才能被称为企业家,所以他明确提出,企业家不是一个阶层,只是一种状态。也就是说,没有创新,他就不是企业家,不能获得利润,就是只能拿管理者工资。串串香加盟得出5个创新方法论:1、创造一个新产品,或者给老产品一种新的特征。2、创造一种新的生产方式。3、采用一种新的原料。4、开辟一个新的市场,不管这个市场之前是否存在。5、创造一个新的商业组合,建立或者打破一种垄断。大数据是比人聪明的,大数据就是统计刺激信号和行为反射,统计了所有的刺激信号和行为反射,然后来推理出下一个信号出现的时候应该出现哪个反射,所以并不需要思维,而是靠统计来推进的。